老干部局の迷妹

楼诚局的一个新人,坚信着还能在粉楼诚一万年。新增启副

【楼诚衍生】IF we are teachers

借人设写文,不借职业。ooc!ooc!ooc!

老师AU避雷。

季白、李熏然、方孟韦、赵启平:英语老师

庄恕,凌远,杜见锋:数学老师

老谭是政治老师,和明楼一个办公室

办公室日常

正经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nglish office:

    “现在学生的本子啊,一个个好多了,哪像我们小时候,刚吃完东西的油手就往上面抹”李熏然撕开百吉福小奶酪的纸盖,毫不客气地挖了一大勺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   赵启平笑着说:“那是你,阿姨不让你边写作业边吃东西,你还偏要吃。结果有一次抓薯片看都没看直接往嘴里塞”赵启平转头看了看方孟韦,向他挑了个眉“you guess,what's that?”方孟韦撑着头望了望赵启平,反正他也憋不过三秒,象征性很想知道的“嗯”了一句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橡皮!!!”赵启平看着把头埋在作业堆里的李熏然,走过去笑呵呵地揉了揉李熏然的小卷毛。方孟韦刚到嘴的茶差点喷出来,咳了两声 ,一脸“严肃”地说:“interesting”

        三哥也笑了两下,但作为英语教研组组长,气势还是不能丢的“Be quiet!你们就知道欺负熏然”走到熏然桌前把李熏然的头扶正,小声耳语:“中午放学,操场打他”然后笑眯眯地看着赵启平,赵启平以自己的经验判断,不是什么好事,然后滑着椅子飞快地坐在了办公桌前,李熏然看了看季白,又看了看赵启平,最后抬头瞪着圆眼睛对季白说:“好!”


数学办公室:

    五班某数学课代表走进办公室,就看见自己班老师一脸惆怅地望着窗外,莫非?小方老师反攻了?哎哟哎哟,想歪了。于是撂下数学作业就跑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 凌远和庄恕此刻正在讨论一道花式证明题,两人争执不下,杜见锋看热闹不嫌事大,结果把自己给大进去了。

      “你俩扯完了给老子吱一声啊”杜见锋正在窗口吹着凉风咂烟,凌远和庄恕停下来走到杜见锋背后,凌远拿出手机,咔嚓,杜见锋举着烟一脸惆怅的画面定格下来。“你说,我是发给方孟韦呢?还是教务处的萧景琰?”

        杜见锋转过身,“狰狞的笑容”堆在脸上。“远哥,得饶人处且饶人,我请你和熏然吃饭!”庄恕在旁边晃了晃手机,狡猾地拍了拍杜见锋的肩,杜见锋把搭在凌远手上的手拿开,握了握庄恕的手。“老子咋样也忘不了你和三儿啊”凌远笑眯眯地把庄恕拉过来继续讨论,杜见锋撇了撇嘴,不就是,几条烟嘛。


      李熏然在最后把赵启平放倒在草地上的时候,自己也摔倒了,赵启平指着李熏然笑了半天,李熏然又气又笑。

      凌远去了英语办公室,但听说季白和李熏然把赵启平拖到操场去了,那中午一定非常interesting了。

       看见熏然坐在草坪上,自己在他背后蹲了下来,小狮子转身就把凌远扑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凌,吃什么呀?”小狮子笑眯眯地趴在凌远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糖醋里脊,麻婆豆腐,还有鸡汤”凌远揉了揉李熏然的头发,慢慢坐起身,拉着李熏然回到了教学楼,果然李熏然被吃的哄一哄还是很管用的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三哥,你去哪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和庄恕回家吃,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谭请我吃鱼”赵启平幸福地拉开车门,坐在副驾驶座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行,下午见。”季白拉开车门的时候看了看后面潮范十足的庄恕,切了一声,但还是满高兴的,我老公衣品真不错。季白降下窗户,敲了敲庄恕的车玻璃,庄恕放下车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今天谁先到家,谁在上面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晚的季白,依旧在下面

评论(3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