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干部局の迷妹

钟爱老干部的组合,priest女孩

一个启副小日常呀(6)


特来请罪!(⊙x⊙;)(⊙x⊙;)(⊙x⊙;)(⊙x⊙;)(⊙x⊙;)
    

     小副官一进门,就闻到了臭豆腐的味道。
   
      好几个月没吃了!谁这么好心!

      尹新月此刻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剧,看到小副官和佛爷回来,抽出在薯片包里的手。笑得“天真”地看着张启山:“我害怕佛爷不让你吃,所以就买了一份”然后转头一脸求同情地看着张日山。

    “哎呀,就一份啊……那就不给佛爷吃咯”张日山没想到尹新月如此和自己默契,也就顺着她的意思说了下去。转头看了眼佛爷的表情,继而“嫌弃”地说:“怎么啦?连臭豆腐的醋都要吃啊”

    尹新月也看了眼佛爷,虽然被塞了一口狗粮,但是看到张启山吃瘪依然是个很开心的事。
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,满眼宠溺,坐在张日山的对面,看着他认真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幸福。

    “尹小姐今天去哪玩了?”趁着菜还没上齐小副官问了一句,小副官吃了一口开胃菜,怀孕的时候吃觉得简直是珍馐,如今吃来倒还真的有点酸。

    “啊,也没什么就是去尝了尝这里的小吃。明天我想着去张家界玩玩,不知道佛爷让不让……?”尹新月说到一半就没说了,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佛爷又给小副官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 小副官偷笑看着佛爷,又往嘴里塞了一口鱼。

    “你吃饭哪来的这么多话?”佛爷佯装生气,一脸严肃地问着尹新月。

    尹新月倒着碗里的米饭,小声嘀咕“哼……我不就问问嘛”。

   

    小副官差点没憋住,但是副官的定力一向比较好。

    次日清晨,不管佛爷同意没同意小副官一大早就被尹新月拉到了机场。

    几位夫人看着小副官,看了看尹新月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 最终还是霍姑娘开了口:“你是从佛爷身上跨过来的?”

    “……”小副官望天,觉得今天的公司一定是狂风暴雨。

    “佛爷同意了呀”尹新月挽着小副官的手,一脸骄傲。

    “哟,这不是张启山的小甜心嘛”裘德考凑过来阴阳怪气地说着。

    “怎么敢?我登机了,裘德考先生自便咯”小副官笑的一脸狡黠,那副得意的样子让裘德考看得牙根痒痒。
   
     一旁的人倒也没把这个当回事,但是都在心中为小副官点了个赞。佛爷带的兵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 一路上玩得开心。走了金鞭溪七公里的路,顺便被猴子一路尾随,回到宾馆一个个躺的四仰八叉。

    小副官倒还好,毕竟军旅出身,以前也和佛爷干过倒斗的事情,体力自然比其他几位身体好。一路走下来,霍姑娘的体力在一群女人直接堪称汉子。

    洗澡的时候,副官羞耻地看了眼胸口,还是微微地凸起,并且伴有肿胀。没办法,这些事在外面只能靠自己动手了。
   
    好巧不巧,佛爷电话打进来。

    “张启山的相公你在干吗?”张启山心情大好地往嘴里塞了一颗葡萄,旁边的齐铁嘴诧异地看着佛爷。

    “那个佛爷……我怎么感觉……那个…胸……”后面的小副官没说下去,但是佛爷大部分都懂了。

    佛爷倒也不避讳齐铁嘴,直接开口:“哈哈哈,那就别断了呗。你儿子今年过了我继续啊”

     嗯,八爷没听懂,他天真的以为是月嫂来着,以后直接伺候佛爷就行了。

    “不知羞”张日山一边羞红了脸笑着,一边自己疏解着。白色的乳汁划过还带着线条的腹部,肉体的美感。

    “说真的我现在都替稚明和稚清馋”佛爷依然打趣着。
好的八爷智商上线了!他听懂了!他默默地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 “不说了不说了,后天回去。”小副官赶快挂掉电话,真不知道佛爷什么时候会讲荤段子了。

    佛爷看了眼齐八爷,拿开他捂着耳朵的手。一副嫌弃地看着他。
   
    八爷笑了笑回敬道:“咱们事也说完了,我就先走了啊”

    然后提着公文包两步出了佛爷家的门。

    走在路上心里长着小蘑菇:尹新月这几天在张家怎么活过来的?

    张家界的尹新月打了个喷嚏:“哎哟卧槽,谁他妈骂我?”


分割线<( ̄ˇ ̄)/<( ̄ˇ ̄)/<( ̄ˇ ̄)/<( ̄ˇ ̄)/<( ̄ˇ ̄)/



真的要看吗?




别后悔哦




别后悔哦







你们都到这了!








好好看吧看吧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试读新篇《天边眼前》cp:薛可勇《男人不可以穷》×叶磊《薄荷》

    或许薛可正说的对,瑶瑶终究还是个港女。瑶瑶和薛可勇没过两年就离了婚。
    薛可勇的暴躁,瑶瑶的拜金主义,终于还是让他们分道扬镳。
    薛可正和薛可勇决定去中国的内地走走,去散散心。

    今年的叶磊不过25岁,那年没有说出口的爱,那年没有结果的爱情。
    叶磊的副业是当个闲散的导游,闲来无事为别人介绍介绍湖南的风土人情。

    他们相见的第一眼,是在机场。
    那一眼,感觉很熟悉。好像几十年前就这么看着对方。
    可他们如今不过二十多岁。


一个启副小日常呀(5)

私设如山!清晨作妖小副官,光撩不让吃的小副官!

 

点梗的那个八月之间兑现吧(我立的flag特别不靠谱嗯)

 

thanks

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分割线

 

 

 

 

   尹新月一大早就去了红府,嗯二爷一大早去了梨园没有秀恩爱。

   尹新月坐在圆桌边和夫人聊着天。丫头的病在慢慢好转,所以精气神也好了不少,说是不如请霍姑娘和解九爷的夫人一起来搓一把麻将,要不然来盘斗地主也不是不可以。过几天去张家界玩玩,做一群新时代的女性。

   佛爷清早起床,轻手轻脚地探头看着正在穿衣服的张日山,副官听到了这响动,眼波一转直勾勾的看着佛爷,佛爷轻笑,倒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进去。坐在床边,手却不安分地往小副官的胸口靠。

   “佛爷,今天我想上班。”副官转过头,狡黠得像只小狐狸。

   佛爷勾起笑容,撤回了手,坐在小副官的背后环住他,头抵在小副官的肩上。

“我要穿衣服啊佛爷,你这个样子我怎么穿?”副官抬起佯装睡着的佛爷的头,瞬间起身,佛爷趴在床上装死。副官扣上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,回头看了看还有点哼唧的佛爷不由得打趣:“佛爷什么时候喜欢像八爷一样喜欢趴着装死啦?”

“要副官亲亲才能起来”佛爷的一双桃花眼里说不尽的感情。

小副官倒也不客气,吻住佛爷,佛爷没想到小副官会这么热情,返回的吻更是绵长且热烈。佛爷松口的时候,小副官脸颊粉粉的,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刚才时间太长了。

佛爷一脸嘚瑟的走在前面,小副官走在后面,一边的仆人看着副官脸上可以的云霞,倒也没说什么,就是脸上多了一副八爷同款的小墨镜而已。(而已重zhong读)

 

“你夫人呢啊?”小副官舀起一勺皮蛋瘦肉粥,然而嘴里还嚼着油条歪头笑眯眯地看着佛爷。

“难道你不是我夫人?”张启山停止了滑动手机的手指,微笑着看着小副官。

“正经八百的老公好不好?”张日山抬眼看着张启山,小表情千变万化,佛爷看来煞是可爱。

“看来是要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老公了”张启山调笑着。

“别别别佛爷,晚上回来再说”小副官连忙摆摆手,嘴里嚼着东西,看起来像一只兔子。

 

 两个人还是无比有默契地上班,八爷作为宣传部的总监简直不敢相信,此时此刻不该是两个人冷着脸来吗?

没错,八爷就是那种不怕死的那种。

“哎,副官。昨天你和佛爷······?”此时的副官正在接着咖啡,八爷靠在吧台上,仰头看着副官嘴边不可名状的笑容。

“八爷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啦?”小副官把冒着热气的杯子放在八爷的下巴上,任随惹起蒸着八爷。

八爷糊了一把眼镜上的白雾,悻悻走开。

 

 

“哎,没想到臭豆腐味道还不错嘛”尹新月嘴里吃着一块臭豆腐,几位夫人也是人手端着一碗。

“那也是和你吃比较好吃啊!看尹小姐吃这么香,我们才有食欲啊”丫头笑着打趣道。旁边的霍七娘和解夫人也说是。

“不知道张启山家让不让带这个回去,要是可以我想给那个小副官带一份呢”尹新月嘟着嘴,思索着。

“我觉得应该可以,毕竟小副官可是个吃货呢。只要副官吃,佛爷会不顺着他?”霍七娘喝了一口水,认真的看着尹新月。

“有道理!打包一份!我才不要给张启山带”

“好嘞!”

一个启副小日常呀(4)


私设如山嘛       尹小姐如果是助攻的很好啊

但是女主就这么毫无防备地上线了啊!

心塞塞30s

(/TДT)/(/TДT)/(/TДT)/(/TДT)/(/TДT)/

     半个月后,尹新月给张启山打电话,撒娇加傲娇。
     “你怎么回事,回家就把你这个在北京的未婚妻忘了啊?”娇滴滴的声音吓得张启山差点把手机撂到地上。
      张启山扶额,沉默了一会后说道“好好说话”,他才不相信尹新月变性了。
      “我今天下午7:30到长沙,收拾收拾接驾吧”尹新月一秒正经,挂了电话后走进私人的化妆间,自信满满地挑了一件白色的蕾丝裙,见张启山一定要美美哒。
      张启山极少被人挂电话,但是这次的张启山绝对是懵逼的,看了眼手表,还有两个小时,叹了口气后直接走出了公司。副秘书看到佛爷如此,不禁咂咂嘴,佛爷还没这么匆忙过。
       小副官三天前去了趟上海,明氏集团小少爷结婚,特地去了一趟,今晚十点的飞机回长沙。
“还好不是一起回来”佛爷开着车,心中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 尹新月从贵宾通道出来,看到张启山一个跳跃就抱住了张启山,后面的听奴看着不禁噙着嘴笑。
“像什么”张启山皱皱眉,放下了本能抱住尹新月的手,转身往前走。

     尹新月在后面撇撇嘴,踏着细碎的步子也跟着张启山。
     “张启山,我要直接去你家!我可不住什么宾馆,我尹新月要和你住!”尹新月撅着嘴,语气一种不容置疑的肯定。
     “不行”张启山同样也很强硬,虽然就两个字,同样不可置疑。
     尹新月顿时就开始掉眼泪,佛爷无奈,他最看不得女孩子哭了,思索片刻还是妥协了。尹新月顿时破涕而笑,偷偷看了一眼张启山,心情大好地欣赏着窗外美景。

     张启山回到家后,尹新月也跟了进来。看着张府庞大
的占地规模,尤其是正门的一尊大佛,着实是身份的象征。尹新月对着下人说道:“倒两杯茶来”然后笑眯眯地拖着行李箱跟着张启山走进客厅。
     下人端着两杯茶过来,看到尹新月拖着行李箱,抬头看
了看佛爷,竟是不知道如何称呼。

     “叫她尹小姐就好,只是来这里暂住几日。”佛爷靠坐在沙发上,接过茶抿了一口。
    
     “不行!叫夫人!我可是张启山的未婚妻”尹新月看着家奴,带着打趣的意味却是十分肯定。
仆人有些为难“这……”佛爷哪来的未婚妻?微微抬头看了看佛爷

     “看他做什么?看我!我可是未来的女主人”尹新月刚要向佛爷说话,佛爷早就不见了人影。转头问还站着旁边的家奴“佛爷呢?”仆人回答道:“可能是去看小公子了吧”

     “小公子?”尹新月心中疑问到,她没有查过张启山,这个人到底在干什么?
    
     尹新月朝着屋子探探头,看到张启山此刻正坐在婴儿床边逗着两个孩子,尹新月托着快要掉下来的下巴轻手轻脚地坐在张启山旁边。
    
     看到张启山眼中都是关爱,尹新月瞪大了眼睛转头看看两个小家伙,真的是超级可爱,已近是九点了,两个小孩子瞌睡地想要合拢眼睛,睡前也不哭不闹,佛爷说就像小副官小时候,那时候小时候戳他小脸,也就知道笑。

     佛爷走出房间,尹新月也垂着头跟在身后。

    “你也不早说你都要夫人了?怎么去北京的时候不把她带上啊?”尹新月埋怨着张启山,此时此刻好像心底的喜欢全都断了念想,只当他是好友。
     “你也说的真是,那我长沙总部怎么办?”佛爷笑看着尹新月,她的理解她的宽容,她拿得起放得下这才尹新月。

“佛爷,我回来了”小副官拖着行李箱走进家门,看到一位婷婷的小姐此时正在家中,莫非,这是尹小姐?
“请问尹小姐吗”小副官放下手里的钥匙,抬头打量着这位女子。
“是的,你好我是你们佛爷的朋友,尹新月”尹新月微微颔首,大家女子的风范。

小副官微微点头,刚要说话,佛爷就开了口。“去看看稚明和稚清,这两个小混蛋肯定想你了”佛爷含情脉脉的样子,尹新月看着也是吓了一跳。
“是”小副官微笑地回答道,他对尹新月点了下头,转身进了房间。

尹新月看了看佛爷又看了看那位小副官,又想了想刚刚那两个孩子的眉眼,得出了结论。      
“所以,你的配偶是他?”她看到了张启山看他离去背影时的温柔,那种眼神她从没在张启山的眼里见过,直到今天。
“是的,他就是我两个孩子的第二个父亲”张启山环抱着手,那语气之间似是骄傲的。

张日山此时走过来,看了看佛爷,开口道:“这么晚了,尹小姐就住在张府吧”他对着尹新月笑了笑,尹新月承认这种笑真的是让人无法去拒绝。
“那…那就打扰了”尹新月在接受完巨大信息量后,走到原来的客房,倒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。

“生气吗?”佛爷揽着小副官,轻轻地问道。
“怎么会?不知者无罪,我是觉得你才是最坏的那个呀”小副官说着声音越来越小,佛爷揉了揉那人的头发,落下一记轻吻。

尹新月此刻换了个以“北京瘫”地姿势坐在沙发上,感觉世界都不会爱了……

明天去找二爷的夫人玩!可以凑着其他几位夫人打几把麻将啊是不是!





一个启副小日常呀(3)

我坚持写到尹新月再回北京<( ̄ˇ ̄)/

小副官当然不会醋意大发,大男子汉拿得起放得下!

我没有放下佛爷的意思hhhh

尹新月助攻不就上线

(*/ω\*)(*/ω\*)(*/ω\*)(*/ω\*)(*/ω\*)

    两人人抵达酒店,张启山先进了会议厅,而小副官把孩子给了丫头,也跟了进去。
   
    会议时间还没到,所以一群人就在那闲聊,刚巧看见小副官从偏门进来。齐八爷话锋一转,开始聊到佛爷和小副官的身上。

    作为本次的会议记录员,小副官此刻是想把八爷说的话改成反义的。

    吴老狗磕着瓜子,笑言:“三个多月没看见你的小副官了,都有点想了呢”说着撤出了袖子里的三寸钉,摸了摸狗头。

    此刻谢九爷想起来了一句话叫什么来着,啊对!轻抚狗头笑而不语!

    佛爷攥着拳头笑了笑,后又挑眼看了看坐在末位的张副官,张日山此刻的表情有些小害羞,张副官摸了摸自己的耳尖,微微发烫。

    谢九爷看着对面的小副官,笑着对佛爷说:“佛爷,赶快开会吧,你家儿子过上一会还要吃点吶。”

    佛爷没说话,小副官抬头看了看在座的九门提督,都是一群老司机。


    开会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,共同探讨了关于这次在北平拍药的事情,需要剩下七门共同来协助佛爷和二爷家恢复元气,毕竟连点三盏天灯也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

    话说了一半,不知道从哪来了个裘德考,直接就推开了会议室的门,副官坐在末位立刻起身。
 
    “坐下”佛爷说的不紧不慢,张副官是向后看了一眼,有些不解但还是坐下了。

    “看了张副官还是太紧张了,我只是来拜访佛爷而已,顺便恭喜佛爷与尹新月小姐订婚”裘德考笑出了声,张日山也是一脸诧异,佛爷在北京还定了个婚?
   “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论讲啊”佛爷把玩着手里的戒指并没有抬眼看裘德考。
“副长官,你对这件事怎么看呢?”裘德考附在小副官耳边笑问道。
    张副官高傲地把头转过去,勾起一抹狐狸般狡黠的笑,“佛爷,自然有佛爷的道理。佛爷不管做什么,都是对的。”
    裘德考没想到这个张副官对张启山这么信赖,不由得吃了瘪。
    在做所有人都为张佛爷和小副官捏了一把汗。


    又干巴巴地熬了半个小时,到了中途休会时间。佛爷走  到一脸认真的小副官身边,拉开椅子坐下,揽着小副官的肩膀轻轻摇着自家媳妇。九爷朝着八爷努努嘴,八爷表示习惯就好。

    小副官的心情没有收到太大的影响,毕竟以前他接过无数个给他打电话说“我怀了佛爷的孩子,你俩赶紧离吧”的电话,他相信这次也是个玩笑。

    佛爷也没多说什么,站起身又回到自己的座位。咳嗽了两声示意要开会了。

    众人的心此刻是悬着的,尤其是八爷,他可是目睹了点天灯的全过程,心虚极了。


    只是又开了半个小时,会就没开了。小副官合上电脑走出了门,张启山也就回头的功夫,小副官就不见了,佛爷也停止了和二爷的谈话,追出门去。
    “二爷,你说佛爷不会要禁欲一个月吧?”齐铁嘴磕着瓜子,跟二爷打趣道。
    “我看悬,行行行赶快去宴席厅吧。”二爷拉着八爷,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 副官看着三爷家的夫人和儿子,还有二爷的夫人丫头和霍夫人逗着自家的两个小孩子,不禁笑了笑走上前去。
    “哎呀,张家的孩子就是好看。”丫头笑盈盈地看着两个孩子,又看着小副官的小表情,不禁觉得佛爷真是烧了高香才找到这么好的人。就是不知道北京的尹新月小姐该如何交代了。
    “你就别说了,人家孩子要吃点东西我们就出去吧”谢九爷的夫人半掩这嘴打趣道。
    “好好好,宴会开始了别让人家久等了”几位夫人笑语着走出门,副官送走她们后关上门,用热水温了温带过来的牛奶,看着孩子吸吮着奶嘴,心中也曾泛起涟漪。


尹新月,到底是谁?



一个启副小日常呀(2)

佛爷经商也是老大

别问我为什么佛爷坐火车,佛爷我可管不了

副官还是萌萌哒

o(*////▽////*)qo(*////▽////*)qo(*////▽////*)q

    佛爷硬生生地把一周的时间缩短到了四天,即使对面的美女路子很野,佛爷也是坚定不移地秉持着自己的本心。
    回到长沙,火车进了站,佛爷就能看到自家的小白杨站在那里,后面跟着四个保镖,日山还是笑盈盈的,唇红齿白,看到佛爷的时候眼睛像个小月亮弯了下去。
八爷其实已经默默地摘下了眼睛,换了个墨镜。想着看不清也是件好事啊。
     佛爷扶着副官的肩膀,上下打量着张日山。半晌才说:“怎么感觉瘦了点啊”
    “佛爷,才几天啊,还能瘦?”日山弯了弯嘴角,抬眼看了眼佛爷后又说:“火车站呢,赶快走,人太多了”小副官声音越来越小,似乎是……有点害羞?副官接过佛爷的行李,拎在手上。
    张启山欲要走时,才想起了八爷还在。往后望了望,就看见八爷戴着墨镜仰仗着天空四十五度角淡淡的忧伤。
    佛爷对着副官使了个眼色,副官会意。“八爷,赶快请吧。”副官示意了一下,齐铁嘴明明还想摆个谱的,但看到副官已经在往前走,两步就追了上去。
先去了二爷家,把寻回来的药交给二爷,后又将八爷送回了家,两人便直接去了公司。
    张启山和副官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楼里,小风拽起佛爷和副官的衣角,两个人大步流星地走进办公室,超级养眼呢。此刻不知道有多少长枪短炮对着他们。
    “佛爷,这是今天下午的行程,下午参会晚上聚餐”副官恭恭敬敬地把行程表放在张启山的桌子上,转身为佛爷倒了杯凉茶。
    .佛爷皱了皱眉,挑什么日子不好,非要今天。副官似是看懂了佛爷的意思“今天您和八爷回来,但是恰巧明天谢九爷要去英国,所以就安排到了下午。”他微微打量着佛爷,在与佛爷对上眼神之际,浅浅的笑了笑。
    “那待会你去把衣服拿一下,我把手头的处理完在这等你”佛爷看着近几日堆积的文件还有邮箱上20+的邮件,揉了揉睛明穴。
“是”
    “嗷对了,你把儿子也抱来。他们一直想见见张家的两位小公子呢”张启山站起身,揽过了小副官,盯着他看,这张小脸,我张启山一辈子都看不够。
    副官被盯得有点脸红,慌忙别过身走了出去。
没多久,副官就戴着两个宝宝过来了。佛爷看着自家秘书长左右手都抱着两个孩子,那画面感简直是超级美。
    “来,让我抱抱,是张稚明比较重还是张稚清比较胖。”佛爷笑着接过两个孩子,看着张日山此时一脸认真地看着儿子,不禁笑了。
    “佛爷,我们还是先换衣服吧。待会再逗儿子”副官拿着衣服走进休息室,一百二十多平方的休息室,里面极尽奢华,张启山不是一休息就想一辈子都休息的人,他只需要在实在累的时候,有个能和家里一样环境休息的地方。
    两个男人倒是不避讳,直接脱了衣服。张佛爷的手附上张日山的小腹,那里曾孕育过生命。张启山从背后抱着张日山,张日山眉眼盈盈,但也不忘催促佛爷赶快换衣服。
    换完衣服后,张日山拉开窗帘,打开窗户。此时夕阳落幕,张副官环抱着手站在窗前。

佛爷从后面看着,此刻的时间好像一幅画。

日暮西山,白头终老。


(✿◡‿◡)(✿◡‿◡)(✿◡‿◡)(✿◡‿◡)(✿◡‿◡)(✿◡‿◡)

谁说这个名字不好听哒?我看明明就很好的呀。